孩子就用生涩的英语与我对话。然而,我始终用华语跟他交谈,因为我发现小病人还是说华语时比较词能达意吧,而妈妈很显然地不满。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