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析列夫·托尔斯泰的《穷人》

《穷人》是俄国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的著名散文。它主要描写渔夫的妻子桑娜,在一个海上起风暴的夜晚,把病死的女邻居的两个孩子抱回家里养活的故事。

全篇不足两千字,写到了三个人物:渔夫、渔夫的妻子桑娜、邻居西蒙。故事从桑娜“坐在火炉旁补一张破帆”写起。渔夫“清早驾着小船出海”尚未归来,而邻居西蒙已经“不知在什么时候”死去了,贯穿作品情节始终的只有桑娜一个人。

作者适应这种特殊的人物关系和结构特点,没有用更多的笔墨去铺陈故事情节,而是凝聚焦点,精雕细刻地去表现主人公桑娜的心理活动。为在风暴中打鱼的丈夫的生命安全担忧焦虑,这是故事的开端;把死去的女邻居的遗孤抱回家中又担心丈夫承受不了生活的重担,这是故事的发展和高潮;向归来的丈夫述说西蒙一家的不幸而丈夫与自己的想法完全一致,这是故事的结局。

以单纯明晰的故事情节为依托,以细腻的心理描写为重点,以人物心理活动为贯穿全篇的发展线索,是本篇在写作上的一个显著特点。为了有层次、有变化、有感情地表现桑娜的心理活动,作者成功地采用了几种描写方法。

一是景物描写衬托法。

作者采取心为境动、境生其心的写法。

开篇便描绘了一幅“海上风暴”惊心动魄的图景:波涛的轰鸣,狂风的怒吼,强烈地牵动着桑娜的心。她“听着风暴的声音”,“感到心惊肉跳”,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凭靠丈夫捕鱼勉强维系的一家贫困艰难的生活,深深地为出海尚未归来的丈夫的安全而忧虑焦急,以至汇合着外面的风声涛声,发出了痛苦的心声:“他现在在哪儿?上帝啊,保佑他,救救他,开开恩吧!”

以海上的自然风暴衬托心上的感情的风暴,这就加深和突出了桑娜对丈夫忧虑思念的感情,真实地反映了“穷人”惟恐祸难降临的悲剧心理。

二是对比描写法。

作者在绘声绘色地描写了“海上风暴”之后,笔锋陡然一转,写到渔家小屋里的景象。

作者写得很细腻,很有感情,浓烈地渲染了一种温暖、整洁、宁静的家庭生活的气氛。屋外的风暴与屋内的安宁,一动一静,一暗一明,一冷一暖,构成了色调、氛围完全相反的生动的对比。对比的深刻寓意在于揭示,桑娜所以那么焦急忧伤地盼望着丈夫归来,是因为她清醒地意识到,由于丈夫“冒着寒冷和风暴出去打鱼”,才换来了家里亲人的温暖和宁静;而一旦丈夫在海上为风暴所吞没,那么,小屋的温暖和宁静便会瞬间消失。

桑娜珍惜屋内的温暖平静的生活,懂得丈夫的安全对于全家人的价值和意义,她惟恐风暴会将丈夫和家里的一切席卷而去,以至在屋内再也坐不下去了,走出门外“看看灯塔上的灯是不是亮着,丈夫的小船能不能望见”。屋内外相反景象气氛的对比描写,深化和丰富了桑娜心理活动的内容。

但作者并没有止于这种对比描写,还进一步将桑娜之家与西蒙之家做了对比。两个穷人家,一个温暖,一个阴冷,一个生气盎然,一个死气沉沉。对比虽然同样揭示了穷人失去劳动力的悲剧命运,但在这种对比中桑娜的心理活动已有变化和升华。

她珍惜自家小屋的温暖宁静,但更关心邻居西蒙的疾苦;她担忧在海上与死亡搏斗的丈夫,但更怜悯为死亡夺去生命的西蒙的孤儿。劳动人民的高尚情操和对孤儿的真诚的母爱,给予了桑娜一种超脱个人生活考虑的精神力量,她“用头巾裹住睡着的孩子,把他们抱回家里”去了。

这时,展示了她这样做之后的内心矛盾,但这已不是为出海未归的丈夫安全担忧,而是为了已经有了五个孩子生活重担的丈夫能否同意收留孤儿而担忧了。

三是细节描写法。

作者通过桑娜的视觉,对死去的西蒙和熟睡的孤儿的凄楚情状做了极为精细的刻画:“她头往后仰着,冰冷发青的脸上显出死的宁静,一只苍白僵硬的手,像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从稻草铺上垂下来。就在这死去的母亲旁边,睡着两个很小的孩子,都是卷头发,胖脸蛋,身上盖着旧衣服,蜷缩着身子,两个浅黄头发的小脑袋紧紧地靠在一起。”

这确实是如泣如诉、动人心弦的细节描写,它深刻地揭示了劳动人民崇高纯洁的母爱。

西蒙不是本文的主要人物,作者为什么饱蘸激情细致入微地描写西蒙死前对孩子的疼爱之情呢?这样写固然有表现西蒙的意义,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写西蒙的母爱,也正是为了表现桑娜抱走孤儿是西蒙的母爱的继续,含蓄蕴藉地赞颂桑娜这一义举的人道意义,讴歌她高尚的人美和心灵美。

参考:

  1. 《穷人》列夫·托尔斯泰 原文
  2. 列夫·托尔斯泰《穷人》理解题与答案
  3. 吴甸起 – 赏析列夫·托尔斯泰的《穷人》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