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宥达‧请鼓励学华文的孩子

孩子就用生涩的英语与我对话。然而,我始终用华语跟他交谈,因为我发现小病人还是说华语时比较词能达意吧,而妈妈很显然地不满。

“你会用英语交谈,为甚么跟医生说华语?”

一个妈妈带孩子来看诊时,见孩子用华语跟我交谈时问道。

“我可以说华语啊,没问题!”我骄傲地告诉妈妈。

然而,她似乎听而不闻,完全不理会我,对孩子说:“用英语交谈!”。

孩子就用生涩的英语与我对话。然而,我始终用华语跟他交谈,因为我发现小病人还是说华语时比较词能达意吧,而妈妈很显然地不满。

“为甚么非要用英语呢?”我问。

“英语比较重要啊!而且多特你看,能操一口流利英语,人家马上就对你刮目相看了。再说,现在华文考试这样难,很难拿到优等成绩的。可以用华语交谈就足够‘找吃’(指求生)了。”

妈妈滔滔不绝,似乎认为不修华文是天经地义的。

“多特,你读医学系有需要华文吗?没有吧。华文不好未必不能求生,英文不好肯定分不到一杯羹。所以华文好未必值得骄傲的。”

由于妈妈态度坚定,而且我不能久谈,我只是跟孩子说:“你华文说得很好。要继续加油!”

很巧,下一位是个马来友族,带9岁孩子就诊。孩子居然说得一口流利华语,还能够用华文写出自己的名字,极为工整。在旁边的妈妈虽然听不懂华语,却面露满意与骄傲的神色。

“为甚么把孩子送去华校?”我好奇地问。

“多懂一种语言就多一样强项啊。而且你看中国不是开始投资我国吗?要跟他们交流,需要懂得他们的文化吧,没甚么比先懂得他们的语言来得方便。”我惊讶对方说出这么震聋发聩的一席话。

“课业不会更加繁重吗?”我问。

“哎呀,值得的啦!”

我那时心情极为复杂。我是华小生,中学却没有固定的华文老师,偶尔有一两个星期上一次周末华文班。那时很羡慕那些有华文老师的学校。而且周末班须凑够人数,朋友们就算知道报考后成绩不理想,但也毅然报考。

这时回想,我这些朋友是值得尊敬的。

我们没有多想报考华文会为我们未来带来甚么好处,我们只记得那时华文老师跟我们说:“你是华人就不可以放弃华文!”,我们也感激老师放弃周末休息时间帮我们恶补。一切得来是多么不易。

我们民族的尊严与精髓藏在那流传5000年历史的方块字。每一个字有各别故事。每一个美丽的成语有各别典故,它们掖着文化的流传与处世的道理,鉴古可以知今。当我们可以把前辈捍卫的华文信手拈来时,我们却舍近求远;当别人对我们的文化与语言趋之若鹜时,我们却视如草芥。多么让人扼腕叹息。

友族可以因为各种好处而选修华文。而我们就算没有了这些好处也不能放弃。因为选修华文是我们的义务,更是传承。

我修医学也许不需要华文,但我活着不能没有华文。如果您的孩子修读华文,请鼓励他。因为他是我们未来的希望。

(作者为私人诊所医生)

文章来源:星洲日报‧大北马/多特医事‧2017.06.24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