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故我樂·筱琳子

以澄净为心情上色,细细体会依随生命每一个阶段贮储而得的精神财富。好好领会生活,好好书写生活,似乎更贴心了。诚然,文字能帮我留下岁月点滴。即使哪一天韶华已不再,两鬓如霜的我仍可悠然倚坐藤椅上,静心回望旧日字迹。是笑是焦也好,是乐是熬也罢,都不失为美事一桩。

我生性孤僻冷傲,喜怒分明,心直口快,社交这一块尤其屡战屡败。N年前的我,逢见朋友鹤立人群,变身社交圈里闪闪发光的佼佼者,眼瞳尽是憧憬。好胜因子作祟,我想挑戰自己。惟面面俱到毕竟不是我的本色。不擅长的领域硬逞,結果我非但搞得怪诞至极、且狼狈不堪。哎,何苦呢?而今我已长大许多,深明有些事实在强求不得。再艳羡他人的八面圆通又如何?每个人总有自己的专属位置与场域任君挥洒。坚守着并孜孜不辍,必然快乐许多。

有些人借由盆栽花卉陶冶性情,有些人乐用镜头说故事。而我特爱把生活点滴以及所遇见的人事物衔续后重塑,谱成文字。泅泳在书写世界,我总是乐而忘返。可妈妈不但不能理解我爱写的心态,甚至常常不屑对我说:“写作有什么好?费神又不讨好。专心把孩子顾好不就得了?”这样一番话刺耳难免,可想深一层,妈妈毕竟是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孩子丈夫家庭就是她们的全部。有时候我不也对朋友爱烹饪爱烘烤落得油垢满面而百思不解吗?道理不外乎此,这么一想也就释然。

书写的秘境时光是我最享受最珍惜的。它让我有机会和自己对话。随着当下的心境和氛围,从以前的奋力爬格子,到现在的键盘敲字,温热的心不曾离席。在这样的境界里静心沉潜,我发现自我表达居然也变得洋洋洒洒起来。心情感受的抒解可以稍微放纵,可以坦荡磊落,反正我天生不善交际,勉为其难多痛苦!故我觉得书写的过程不但可以缓衡一些不必要的冲突,少了份锐气之余,透过文字还能和身边的人坦诚相对,温柔而委婉,何乐不为呢?

作家黎紫书曾说过一席话,她把写作形容为‘升级后的语言,少了强迫性;可喧嚣、可静寂、可刚,可柔。’没错,只因觉得脑里有想法要抒发,心里有感受要排遣,于是我就越写越开怀了。无可否认,这条路有时确实太孤寂了些。可写啊写的才发现,它不也适合性格孤冷的我吗?一些杂感随笔,生活琐碎痕迹,我都用心萃集缓缓记下。当我发现这种习惯经已淬化成依赖,它再也不止是纯粹的涂鸦胡写,反而延伸至另一种笃实真挚的自我剖白。全情投入生活里汩汩而流的心思情意,如此痛快而美好。

或许有的人才高八斗,全智全能,那是少有的得天独厚。但凭一技之长,踱步在适合自己的走道上,专心致志,一心一意,更为自在难得。倘若才华还撑不起野心,那就继续努力耕耘吧。世界再百孔千疮,且把勇气和信念稍微整拾一下再出发去。物换星移,书写所带给我的光照,仍像晨曦般暖煦宜人,一如既往。

以澄净为心情上色,细细体会依随生命每一个阶段贮储而得的精神财富。好好领会生活,好好书写生活,似乎更贴心了。诚然,文字能帮我留下岁月点滴。即使哪一天韶华已不再,两鬓如霜的我仍可悠然倚坐藤椅上,静心回望旧日字迹。是笑是焦也好,是乐是熬也罢,都不失为美事一桩。

用心埋下的种子经由施肥悉心灌溉,有天必开出愉人悦己的小花,说不定还果实累累呢!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