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荣生:魏书生的语文教学思想

注 释:

[1][8][21][22][23] 施良方、崔允主编《教学理论:课堂教学的原理、策略与研究》第1、19、13、279、15页,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1999
[2] 盛群力等《现代教学设计论》第6-7页,浙江教育出版社,1998
[3] 徐光华《当代语文教学模式评介》,《湖北教育学院学报》1996年第3期
[4][5][15][17] [31][32][44]魏书生、张彬福、张鹏举《魏书生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实践研究》第5、6、8-9、90、24、38-41、114页,山东教育出版社,1997
[6][7][9][11][12][27] 魏书生《教育改革与素质教育》第136、1、90-91、21、268、43页,沈阳出版社,2000
[10] 潘涌《以人为本,持续发展——兼评〈解构魏氏语文教学管理模式〉》,《教学月刊·中学文科版》2000年第12期
[13] 魏书生自己说的“建立立法系统”的“立法”,与我们这里界定的“制法”,含义不同
[14][16][28][33][36][39][40] [43]魏书生《语文教学》第116、81、198-206、139、288、175、279-280、253页,沈阳出版社,2000
[18] 参见《魏书生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实践研究》第8-9页;魏书生著《语文教学》第81页[19] 郭吉成《还给学生一个自主的发展空间——解构魏氏语文教学管理模式》,《教学月刊·中学文科版》2000年第7-8期
[20] 张华《课程与教学论》第350页,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
[24][25] 江山野主编译《简明国际教育百科全书·教学》(下册)第370页、(上册)第28页,教育科学出版社,1997[26] 参见樊建华编译《课(下转第40页)(上接第14页)堂管理的主要理论模式》,《外国教育研究》1995年第3期
[29] 语文教学中的“语文”双轨体制,与通常说的“大语文”与“小语文”有联系,但不完全是一回事。
[30][38] 魏书生《学生实用学习法》第298、53-54页,沈阳出版社,2000
[34][35] 魏书生《教学、教案纪实选》第57、67、89页,沈阳出版社,2000
[37]参见王荣生《香港、澳门中学汉语文现行教材的评价》中的与大陆比较部分,载倪文锦、何文胜《祖国大陆与香港、台湾语文教育初探》第137-139页,高等教育出版社,2001
[41]参见倪文锦、欧阳汝颖主编《语文教育展望》第4章《“文选型”语文教材编制的借鉴与思考》(王荣生),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即出
[42] 魏老师的“四遍八步”读书法,前三遍是粗读,第四遍“精读”是针对“写作特色”的,可能还主要用于做课后练习题。参见《魏书生中学语文教学改革实践研究》第34-35页

作者:王荣生(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