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杨晓哲博士讲翻转课堂

翻转课堂中,你不能忽视的成分

七、翻转课堂不可忽视的成分

表明上来看,它将知识的传授转移到课外,让课堂成为彼此能够面对面进行思想碰撞的关键时空。这样的想法自然很是正确。但不容忽视的两点:

1、课外真正发生了深入学习。
2、课堂上真正能够相互碰撞引向更深层次。

让课外真正发生深入学习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如果只是提前看看课本,如果只是提前做做习题,这不叫颠倒课堂的一部分,这只是预习而已。预习是浅层的,预习过后,课堂上依旧要花费大量时间用于知识点的讲授。这种预习很早就有了,一点儿也不稀奇,不要误把预习当成颠倒课堂。

因而,能够让课外产生深入学习是要费劲一番心思的。不要忘记了可汗学校之所以能够实现颠倒课堂,就在于汗所录制的视频讲解课程,能够让学生进行自学,并且其效果不亚于原本教师课堂内讲授知识的质量。学生通过观看讲解的视频,将原本课堂内的事情转移到课外了。无论我们是否用视频的形式,

请让我们在构建颠倒课堂的时候务必要记住:让深入的学习能够发生在课外。

实际上,还有很多形式能够达成这一目标。比如高度整合的电子教科书,比如远程家教系统,比如基于项目的小组合作研究,尽管形式各异,但都是为了能够让学习者在课外进行深入的学习。当然,随着网络学习平台的不断深化,智能推送,专家知识系统,优质知识库,这些过去一直提的概念,在新的技术与教育的整合下也将焕发出新的活力。颠倒课堂并非止步于这种程度,还有一些空白等着我们。

深入的学习可以发生在课外是颠倒课堂的前提,这为课堂内能够展开面对面的思想碰撞成为可能。课堂内如何产生思想碰撞,而不仅仅是停留在某一层次地徘徊。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事实上,我们非常容易在讨论与分享中停滞于某一个层面,而难于深入。

其主要原因一方面来自于学生先前的准备不够充分(很多时候不能怪学生,没有对应的课外学习体系支持,学习有的时候很难在有限的时间内充分准备。)另一方面的原因在于缺乏课堂上有效的点破。一个好的问题可以带我们走得很远很远。倘若课堂内没有一人高于同级水平(包括老师),这个时候又该如何呢?是否面对面地思想碰撞还显得如此必须,依旧有如此重要的价值呢?

我们渴望最大化地提升面对面交流的最大效益。然而,倘若一个班级的学生人数依旧庞大50,60,甚至100,200。大班课也能够实现吗?我们需要借助一定的技术环境,否则我们只能人为地减少师生比。当然,如果课外学习得够深入,够充分,允许老师在课堂上进行个别辅导或者是分组辅导也是一种解决途径。

最后,我们冷静地想一想。如果我们真想促成基础教育阶段的颠倒课堂,就必须提供有关的教学和学习环境,支持学生能够在课外进行深层次地学习;如果我们真想促成课堂内的颠倒课堂,就必须认真地思考如何引导和激发面对面的思想碰撞与情感共鸣。如果我们还想进一步创造更多,甚至创造出超越颠倒课堂的下一代局面,我想我们就必须认真地审视细化了的学习分析系统和学习支持系统,以及它们如何创造出“无形课堂”!

作者简介:

杨晓哲博士,华东师范大学教育技术系博士,专注教育信息化研究,中小学教育与技术结合,一对一数字化环境下的教学变革、互联网教育等。与广大一线教师一起分享探讨教育与技术结合的各种可能性。师从任友群教授、黎加厚教授深入研究教育信息化。

Advertisements